华强北电子烟专卖店,华强北数字商户“二选一”:变美还是电子烟?

国家烟草专卖局和National市场管理总局11月1日发布相关公告后电子烟店,电商平台上的电子烟店和电子烟产品几乎销声匿迹。

线上渠道“截断”是否意味着电子烟行业“很酷”?

实际上,线下渠道的狼藉才刚刚开始。

第一名

电子烟涌向华强北,数字商家“匹配”销售

12月初,在依旧闷热的天气里,来到了华强北,这里已经凸显了美的气息(详见《华强北变美城“电子第一街”谢幕?》)。在华强北大街的赛格广场,有十几家店铺,电子烟被放置在门面最显眼的位置。每当有路人经过时,商店都会大喊:“快看,电子烟。”

华强北电子烟专卖店

相比半年前电子烟只有少数专柜销售的情况,今天的华强北可以说是电子烟品牌的集散地。一位健谈的掌柜老梁告诉我看懂了说明,这一幕突然出现在上个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管理总局发出“通知”后。

“深圳是电子烟产业链的中心,通知出来后,很多厂家和品牌销售人员都到华强北找专柜。”老梁也是两个月前开始卖电子烟的产品,“我还有以前的,就是卖(电子烟)的第一批市场。这些后来的店铺都是跟风.”

看懂笔记发现卖电子烟产品的店铺,包括老梁,都不是电子烟专卖,主要经营手卷钢琴、点唱机、卡拉OK话筒等普通数码产品. .

“数码产品从年初开始就不好卖。我看到机会就做了这个电子烟,所以我可以在年底赚更多的钱。”老梁说,这些都是放在店里最多的。大部分放在显眼位置的电子烟产品,都是厂家以“寄售”的方式寄给卖的。

这种合作方式不需要花钱买进货,而是跟厂家sales 的人一样,跟卖的一样多。至于厂家为何以“寄售”模式销售电子烟产品,老梁透露,是因为很多店铺害怕潜在风险,坚决不采购。 厂家 提出了这种折衷方法。 “如果有一天卖突然被拒绝,我们也没什么可失去的。”

尽管是“代销”,包括老梁在内的不少店铺都会在门面最显眼的位置打出卖力的广告,宣传各种品牌电子烟。 “现在很多厂商都特别关注线下市场,尤其是在华强北这个领域。毕竟电子烟还是一个电子或者数码产品。”

当被问及产品的利润率时,老梁沉默了,表示比任何数码和手机产品都要大得多。 “你可以想想大家卖都这么努力宣传宣传。而且知道利润有多大。如果你做的比原来的数码产品少,你绝对不会这样打。”

老梁笑着说,华强北商人的商业意识很敏感。本来因为政策不明确,大家对电子烟产品并不感冒。这导致了电子烟行业的早期发展,华强北的店铺很少有代理卖电子烟和相关产品的商家。

如今,今年的数码和手机业务越来越难做。华强北已经呈现出明显的“转型”趋势。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几乎很多门店都开始转型做美妆。我们这些反应迟钝的人,现在我也开始做电子烟。既然他们的供应商如此重视线下渠道,卖的利润率很高,为什么不去做呢。”

如果现在来华强北提货的人中有五分之一是买美妆产品,那么来这里光顾电子烟产品的人的比例是多少?

2号

年轻人在“电子第一街”寻找新口味烟弹

“有没有小烟可以先试一试?你的(可选)口味要少一点。”

开始和老梁聊天的时候,有两个小伙子过来咨询电子烟。交流中,小伙子表示电子烟现在电商平台搜索困难,只好来华强北寻找新的“味道”。 “毕竟这是第一条电子街,肯定有很多电子烟卖。”

华强北电子烟专卖店

在到达老梁专柜之前,他们已经逛过3家卖电子烟的店铺,“价格类似于网上,比蒸汽馆便宜,就是品牌多,口味少。”其中一个很年轻。人们告诉我看笔记,深圳的蒸汽馆的一些因销售和租金等各种问题而关闭。他还到我朋友的推荐来“淘宝”。如果价格 和质量都不错,以后应该会的。 买电子烟、烟弹等消耗品将长期在华强北采购。

“在这里还能看到iQos的电子烟,在禁售之前网店很难买到买。”小伙子大喜过望,在老梁店买了买。我有两种口味的电子小烟华强北电子烟专卖店,意思是先尝尝味道。

“最近喜欢他们的顾客很多,买不电子烟在线电子烟实体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华强北买东西。”老梁说,现在零售区每天可以卖出20套电子烟杆,烟弹套装,每套价格一百元左右。 批发的情况很糟糕。

他指着贴在门上的一张写着“禁售未少年”的红纸小声说,来华强北买买电子烟的人好像是高中生孩子气的脸。 “我们卖烟的时候,只要对方没穿校服,我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Student吸这不就是为了帅吗?”老梁低声说道。至于以后华强北的电子烟业务会不会越来越火,老梁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太可能。现在华强北有两个明显的趋势,一个是美女,一个是电子烟,但是电子烟不确定因素很多,很多店都在做和看。”

如今,批发美妆与华强北的“电子第一街”称号格格不入,但不存在政策风险。虽然电子烟与数字有着密切的关系,但一旦相关部门将电子烟的销售禁令扩大到线下渠道,华强北自然也不能幸免。现在这么多店都在做“send卖代卖”,就是一个明显的证明。

“可以说电子烟的利润空间确实很大,但也只能是做空了。”基于这种心态,很多商家都有尝试的心态,而少数商家则专注于一些“专业客户”的需求。

3号

只盯着批发“中间地带”还是有利可图的

“这取决于你拿的数量(电子烟)。如果你有更多,价格可以更低。”

在另一家销售电子烟的数字商店,店主李女士告诉我了解笔记,她更关心批发的客户,而不是零售。通常店内电子烟零售价格会涨价很多,不会轻易降价。但对于批量取货的客户,会根据货物的数量给予不同的折扣。

华强北电子烟专卖店

在她看来,目前很多厂商对于华强北商家来说,利润空间都比较大。如果专注于批发,短期内肯定能赚到不少。而且,华强北一直以批发数码产品和货源分布着称,所以没有必要盯着普通用户。

“同样卖电子烟,(在华强北)比蒸汽馆,专营店卖更没骨气。”李女士说,这已经一个多月了。华强北有更多的客户在寻找物资。这些客户主要是在市区及周边城市经营烟草酒店和便利店的电子烟merchants。

这些卷烟酒店、便利店的商户都得益于线上“禁售”,销售额增长不少。他们也看好线下电子烟市场未来的潜力,“尤其是二、三线城市的用户,没有电商就不容易想到买电子烟。这些便利店和小卖部自然变得美味了。”

这些小规模的批发店开始在华强北选择合适的电子烟货源,希望建立更顺畅的进货和物流渠道。 “你看那些背着大背包试图抽烟的人都是有的,很多都是拿小烟来尝试的。”

华强北电子烟专卖店

在李老师的指导下,看懂了笔记,发现一些身着中东东南亚的商家也在批发店里卖电子烟“试鲜”。李女士说华强北电子烟专卖店,听说东南亚和中东很多国家也出台了电子烟禁令,来这里提货的外国人也开始明显增多。 “本来都是做数码和手机业务的商人,现在看好华强北的电子烟频道,想着批发回去在黑市里卖给有需要的用户。”

和老梁一样,李女士也认为,尽管关注批发,但受限于市场前景不明朗,这些产品只能做短线。 “反正都是坏事。我为什么不把精力和时间花在成为批发的客户上呢?”

“我们对面的店主会说话,说现在每天都是最后一天卖电子烟,好笑!”李小姐笑着说。

一个月前,一纸禁令让电子烟行业突然“地震”,也让很多像罗永浩这样的创业者押注电子烟市场“虎身震动”。从电子烟产业链的发展现状来看,深圳市场的变化可以说是极具代表性。线下渠道的这种增加,也反映了很多处于行业金字塔结构腰尾(80%以上)的生产加工企业面临的困境。

No.4

产业链压力集中在金字塔腰部和底部

深圳是国内电子烟产业带的主要城镇之一。有一种说法,国内产能占全球行业总产量的90%,而深圳则占据了国内产能的一半以上。过去,国内厂商近84%的产品销往欧美市场,剩余6%的产能用于国内市场。然而,近一年多来,资本涌入电子烟行业,众多新兴品牌层出不穷,深圳也催生了各种电子烟生产企业(作坊)的诞生。

11 月之后,许多本土电子烟上游供应链、生产加工企业、各个品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华强北电子烟专卖店

“相关禁令的实施必然会加速这个行业的洗牌,尤其是那些中小企业和作坊,还有小品牌肯定会大量消失。这个行业本身就是资本密集型的​​,技术密集,只有在金字塔中,只有一些处于顶端的公司才能坚持下去。”一位电子烟 行业分析师表示。

所谓金字塔结构的顶端,可以理解为历史悠久、实力雄厚、知名电子烟品牌的大厂商。至于腰和底的总数电子烟实体店,这人用太多来形容了。 “出口的话,那些大厂都打通了渠道,没有机会离开这些小公司;做国内的时候市场,现在大家都押注线下渠道,华强北就是例子,不会有批量市场的未来。价格一旦战争开始,这些小企业还会离开多久?”

了解前瞻产业研究院9月份发布的相关报告中的注释,国内电子烟企业有近4000家,仅深圳本土企业就超过500家,占比接近14%。数据显示,其中约80%为员工人数不足50人的小型企业,规模较小,经营时间不长。

“实际数据必须超过这个比例。深圳宝安区的电子烟工业带目前在中国的占比不低于15%。”上述人士表示,对于腰线公司(品牌)而言,即使大家都在线下赌注市场,也只是权宜之计。

的确,欧美电子烟市场的现状已经开始逆转,尤其是国内的市场在相关法律法规的压力下明显萎缩。对于很多外向型电子烟enterprises(品牌)来说,无疑是一大利空。近一年来美国各州(市)对电子烟“监管”的严格程度可见一斑:2019年6月25日,旧金山市投票通过了电子烟ban令,并该市将从2020年起禁止销售“非FDA”批准电子烟; 9月25日,马萨诸塞州宣布全面禁售种电子烟,为期4个月; 10月22日,蒙大拿州全面禁止调味品电子烟的销售,同期4个月; 11月26日,纽约市通过决议,禁止香水电子烟,将于2020年7月实施…

除了目前国内的市场“在线禁售令”,增加线下渠道的零售能力自然成为产业链主要参与者的共同举措。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在电子烟相关企业组成的阵营中,龙头企业不超过30家。除了惠州吉瑞,其他近90%的大厂都聚集在深圳,包括迈克伟市场对他们的负面影响会受到市场、Evipus、卓悦的负面影响、信易康、斯莫克、康尔、和源科技、捷斯博、英戴尔、赛尔宝、凯明锐等,或许可以通过减产或裁员来抵制。

腰围上百家企业,有一定规模的深圳赛尔美、爱卓依、Esmok、康斯坦斯、雷格斯、美昌、锐酷、绿云等,以及深圳本土具有研发能力的企业。目前,这数百家企业受到的影响更大,即使比最底层的“基础组”略好,但在出口销售受阻的情况下,所有线下渠道的动作也明显增多。至于底层的千家企业,从宝安区沙井、福永、西乡等地许多街巷工厂和作坊的衰落,或许可以窥见一斑。

华强北电子烟专卖店

数百家生产加工企业(车间)曾经聚集在这些产业带中。有的提供备件,有的直接生产成品。据熟悉当地市场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许多员工不到100人的小工厂已经关闭,较大的要么减产,要么裁员。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没有订单,甚至一些小订单被大公司“砍”在头上和腰上。如果连大厂都抢小订单,很多底层小厂的命运可想而知。

[结论]

如今,大量厂商和品牌商积极应对线上禁售令的影响,线下积极探索市场举措,这也造就了越来越多的电子烟品牌涌入华强北街出现了很多店铺的柜台。

国内需求的增长市场给了其中一些厂商在缓冲期制定进一步对策和思考生存方向的机会。与此同时,华强北部分经营困难的数字卖家也获得了“暂时”生存和转型的机会。

但正如华强北的商家所说,卖电子烟只是一种“短期获利”行为。在“最后一天”到来之前,发个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品牌加盟网 » 华强北电子烟专卖店,华强北数字商户“二选一”:变美还是电子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电子烟店_电子烟专卖店_电子烟实体店-电子烟官网

电子烟实体店电子烟专卖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