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白电子烟 便利店,重新定义电子烟“蓝白”,为改善烟民健康而生

为杜蕾斯做出巨大贡献的中国区负责人张胜强亲眼见证了杜蕾斯在中国创造的营销神话。转身之后,就离开了这一切光荣的东西。他选择站在自己的一边蓝白电子烟 便利店,做出了新的选择,放弃了外企高管的职位和高薪,重拾了三年的烟瘾,开始创业。

蓝白电子烟不是张胜强的一时想法,而是市场仔细考量后的产物。

“蓝色和白色与杜蕾斯有着相同的东西。它们都是可以提高每个人的生活质量和健康的产品。”张胜强在杜蕾斯在中国担任高管时就发现,除了产品质量、用户体验、销售渠道,这都是企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在电子烟制作之前,张胜强先做了市场调研,并亲自参与,根据中国烟民对@k5的看法和体验电子烟专卖店,决定了蓝白电子烟的产品方向@。他和受邀的烟民一起参加test吸,进行样品对比,参与研究讨论,深切感受烟民的需求。

“首先味道一定是电子烟,出口的感觉90%都跟卷烟差不多。其次是价格不能比普通卷烟高。价格可以通过供应链解决,和必须尽量减少毛利。

张胜强有多年销售渠道,可以做品牌,但不擅长技术和供应链。 2015年1月,张胜强在北京798个朋友的画廊里认识了鞠念峰。鞠年峰是磨丁股份有限公司(一家市值近百亿的创业板上市公司)董事长。他们都看好健康企业的发展。当时,Proton 有一支研发团队,拥有欧盟认证的尼古丁purification 技术(全球只有三个),也在尝试电子烟业务。

机会来得如此巧妙及时,两人一拍即合。宝腾旗下聚鑫资本前期投资1000万元,给张十余名香烟调味技术人员,帮助张胜强打造“蓝白”品牌。

“这个团队在传统卷烟调味方面有十多年的经验。在电子烟和新烟草方面,它也尝试了3年多。”张胜强带领团队开始了长达九个月的研发期,最终达到90%接近烤烟口感。而现在,他已经用蓝白的电子烟彻底取代了香烟,成为了他产品的忠实用户。

背后的故事:我只希望“改善吸烟者的健康”

张胜强是个老烟民电子烟官网,亲身经历过戒烟的痛苦过程。

2012 年的一个深夜,一个电话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张胜强。

我从电话里得知,他妈妈从楼梯上摔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脑干损伤。半年的时间,为了全心全意照顾母亲,张胜强把所有的事情都搁置一旁。幸运的是,母亲终于恢复了意识和行动能力。

隔壁病床上的病人没有同样的运气。这个病人已经50多岁了。由于长期吸烟和肺衰竭,即使他不停地翻身敲他的背,也无济于事。医生别无选择电子烟实体店,只能进行气管切开术。在喉咙下方20厘米处切开气管。一片漆黑,像是“东北平房上多年的老烟囱”。几经抢救,老人不幸身亡。

看到这一幕,张生强不由打了个寒颤。已经是初冬了,他衣服里的衬衫还被冷汗湿透了。 “年薪几百万,但在医院,再多的钱也没有用。我要戒烟。”

当时,张胜强是一个抽了15年烟的老烟民,一天一包半是家常便饭。 戒烟 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他开始跟自己较劲,“妈妈出院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可以放弃。”

焦虑、孤独和无聊。

为了摆脱戒烟的这些负面情绪蓝白电子烟 便利店,张胜强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来转移吸烟的影响。

从那以后,张胜强的办公桌上每天都堆满了瓜子似的小山,出门时嘴里嚼着口香糖,看书和工作时不由自主地咬着笔。 “永远不要和抽烟聚在一起。他过去肯定会递给你一支烟。我不禁想到吸。看到有人推抽烟我会逃跑。”

通过非凡的毅力和无处不在的方法,张胜强终于战胜了烟瘾。

戒烟的痛苦让张胜强感触很深,也是那个时候张胜强有了做电子烟的念头。通过调研,张胜强发现“电子烟的危害只相当于普通香烟的5%,但抽过电子烟的烟民却有80%不满意,一是味道不好的,另一个是价格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品牌加盟网 » 蓝白电子烟 便利店,重新定义电子烟“蓝白”,为改善烟民健康而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电子烟店_电子烟专卖店_电子烟实体店-电子烟官网

电子烟实体店电子烟专卖店